教培机构大洗牌:每月关闭几百家,数千亿市值灰飞烟灭

原标题:教培机构大洗牌:每月关闭几百家,数千亿市值灰飞烟灭

五一假期最后一天晚上,张丽的心情瞬间被一条微信和一封致家长信拉到了谷底。微信是米卡英语的老师发来的,并附上了一封没有加盖培训机构公章的《致米卡英语家长的一封信》,大意是,米卡英语无力经营,资金告罄无法退费。

看到微信的瞬间,张丽心里咯噔一下,10多天前自己还收到了老师发来的准备线下复课的通知,还被“怂恿”续费,怎么忽然就要关门了呢?自己还有一万多元的学费还没消耗,一句“资金告罄,无法退费”就让剩下的学费打水漂了?

就在米卡英语单方面表示“停课且不退学费”的一天之内,300多名家长迅速成立了维权群,商量解决方案。像张丽这样损失1万多元的家长不在少数。群里有家长向《深网》透露,“自己去年10月底刚给两个孩子又续费一年,交了三万多,中间因为疫情一直非正常上课,两个孩子还有二百多节课呢,价值在2万以上”。

“我们诉求很简单,要么继续给孩子上课,不能上课就把没消耗的学费退给家长”,维权群里的家长表态。

米卡英语是北京一家普通小型线下英语培训机构,成立于2021年,主要为3-12岁的孩子提供英语课程培训,生源主要集中在朝阳区左家庄一带。米卡英语在《致米卡英语家长的一封信》中透露,米卡线下课停课总共近一年,亏损时间超过16个月,损失的投资款累计超过800万。

米卡英语忽然关门及后续的连锁反应,只是近一年教培行业发展的冰山一角。自2021年以来,教培企业一直处于监管的中心。办学资质、资金监管、教师资质、教学内容等一连串的监管细则犹如密密麻麻的雨点打在教培机构身上。

随着监管的收紧,教培机构、家长、创业者、培训老师等一系列牵扯其中的个体和机构的命运发生了巨变。

一连串的监管条例也很快反应在资本层面。从资本市场上看,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近3个月的股价都大幅回调。其中,高途集团(前跟谁学)近三个月就跌去了80%的市值。“本来至少有3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准备在今年登陆资本市场,但随着监管的收紧,他们IPO的计划都会放缓”,业内人士透露。

相关机构曾统计了2020年5月12日至2021年5月12日教育机构注册、注销及吊销数据。从数据上看,每个月都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的教培机构注销或吊销。其中,2021年3月注销和吊销的教培公司有310家,4月有307家,达到了近一年教培机构注销和吊销的最高峰。

而靴子落地之前,教培机构的大洗牌仍将继续。

“闯关”线下复课

等了3个多月,刘云还是没有收到培训机构线下复课的通知。“孩子上了几次线上课,一次2个多小时,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还伤眼睛,索性就先把课给退了,等他们线下复课后再给孩子续上”。刘云家在北京西城区,孩子已经在附近的某头部教培机构上了两年奥数课。

线下难复课只是2021年以来北京线下教培行业整体状态的一个注脚。从3月中旬起,朝阳、昌平、海淀等各区教委陆续传出“继续停止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对线下培训机构进行实地检查”等消息。按照规定,北京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要按照“自查自评、书面申请、检查整改、公开承诺”的程序,向各区教委提出申请,经各区教委审核通过后才可以恢复线下开课。

截止4月中旬,大兴、石景山、房山、昌平、怀柔、海淀等区按批次相继公布了可以线下复课的名单,新东方、学而思、高思、巨人等头部教培机构的部分教学点都在名单中。截止5月1日,朝阳区、东城区、西城区等区还没公布线下复课机构的名单。

“审核的内容包括办学资质(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教师资质、培训时间、教学内容、收费周期、资金监管、校区安全、广告宣传等八大项目及众多细分条款,涉及教育、工商、消防、卫生、公安等多个部门。在教育局备案了的正规教培机构想要线下复课只能按照检查表一项项的检查核对”,北京某K12线下教培机构负责人张华对《深网》表示。

张华解释,“因为2018年出台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已经对教师资格证、教室面积,收费周期、培训最晚时间等细则都做了规范。所以对于新东方、学而思等这些头部教培机构来说,这次自查和整改主要集中在教学内容、资金监管上。”

以昌平区已经获准线下复课的新东方为例,新东方不仅要公布办学许可证号、任课教师及教师资格证、收费周期、课时费,资金监管的银行,还要公布上课时间、授课年级、学生数量、教学进度、教学的具体内容等。

“自查的内容都具体到了三角函数、立体几何这些细化的教学内容,就是为了确保不超纲超前学习。此外,这次教培机构还要公布自己的监管银行,并开办唯一用于收取学员培训费的监管账户,并与开户银行签订资金监管协议”,张华解释。

被纳入监管范围内的主要是证照齐全的合规机构,对于还没有办理办学许可证的作坊式的教培机构来说,当务之急是先取得办学资格证。

相关机构曾统计了了16.5万家中小学教育机构的持证情况,其中,有办学许可证的为13.9万家,占比84%。也就是说,16%的中小学教培机构是没有办学许可证的。

想在教培行业“长跑”,取得办学许可证是第一步。在某五线城镇做培训机构负责人的李睿正在为办证的事情伤脑筋。

据李睿介绍,自己所在的这家机构是从家庭作坊式培训班逐步发展起来的,只在周末开课,老师以兼职为主。因为收费合理,且学生的提分效果明显,这个机构深受当地家长圈的信赖,但机构唯一的死穴就是“无证经营”。自2021年各地严查线下培训机构以来,李睿便着手办理办学许可证。

“4月份我们把所有资料都准备好了,但申请时被告知,当地教育局已经暂停办理办学许可证”,李睿说。

李睿的“补证”经历并非孤立。“行业内都在传北京、苏州等城市从3月份就暂停了新办学许可证的审核和发放,但一些无证经营小机构也照开不误”,北京教培从业者林毅透露。

就在教培创业者担忧“补证无门”时,山西省教育厅于5月中旬直接官宣停止审批面向中小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

在林毅看来,“无证经营”只是权宜之计,是为了应对房租、教师工资、水电费等硬性支出带来的冲击,但从长远看,学科类教培机构走向规范才是大趋势。

5月上旬,网上传出山西忻州繁峙县及河曲县的相关监管文件。文件显示,从2021年4月开始停止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审批;校外培训机构一律停止开展学科类培训,非学科类培训的班次、内容、招生对象、上课时间等要报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备案并向社会公布。不过《深网》并没有在当地的官网上找到正式的官方文件。

“这说明,有生源、有师资就能‘搭个草台班子’开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李睿感慨。

资金监管“卡死”了一大批?

对于不少中小教培机构来说,闯过了“一证一照”的坎,难过资金监管的关。

“据我了解,有创业者在看到要开通监管账户、并且学费要‘一课一消’,就萌生了解散公司的念头。我有朋友已经解散了自己的小团队,准备单干,做回老师”,林毅表示。

“一课一消”是海淀区教委此前的一个提法。3月中旬,海淀区教委联合海淀区金融办明确表态,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配资金“监管人”,要求单次收费不能超过3个月。而且没有消课的学费需划入培训机构在银行备案的学费账户,消耗一课付费一课,如果学生提出退费,经与培训机构确认后,监管银行会将相应未消耗课时学费按原路径全部退还至学生账户。而石景山区教委对教培机构的要求是,开立对公账号,将20%的资金放在银行的账号里。正常经营情况下,监管资金是可以流动的,但遇到风险时,银行会把这20%的资金进行冻结。

而5月21日预付费全额监管就已经普及到了北京所有地区。当天晚上,北京市教委、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四部门联合发布《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规定,机构预收学员培训费的,须采用银行存管模式开展资金监管,预收费用须全部进入本机构学费专用账户,机构应将必要的交易信息提供至存管银行,存管资金拨付须与授课进度同步、同比例。《办法》适用范围为采用预付式消费开展经营活动的北京市学科类校外线下线上培训机构,包括面向中小学生开展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思想政治、地理、历史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机构,以及各类外语语言类机构。

据《深网》观察,不同城市及地区关于资金监管的细则略有不同,但总体上都会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在银行设有专门的账户,且需存有一定份额的“保证金”。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家长频繁陷入教培机构“爆雷”后退费无门的窘境。

相关机构曾统计了2020年5月12日至2021年5月12日教育机构注册、注销及吊销数据。从数据上看,每个月都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的教培机构注销或吊销。

虽然不能简单的将这些机构注销和吊销都归因于资金问题,但从遭受“爆雷”的家长的反馈中可以看出,大部分机构的倒闭及“跑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钱的问题。

“教培行业是预付款行业,且很多成本都是后置的,例如一两年前产生的教师课酬费用、房租、及其他费用、贷款等后续还要继续支付,所以不少教培机构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生源和学费来补充此前的现金缺口,否则就会出现资金短缺的情况”,东方优播网络科技公司CEO朱宇曾对《深网》解释。

就在米卡英语宣布关门的前半个月,另一家培训机构沃格国际英语也宣布因为资金短缺“无以为继”。据沃格国际英语的家长透露,大部分家长的缴费都在1万元以上。与米卡英语的套路一样,在正式通知关门的前几天,还有老师和销售在家长群里要求家长续费。

据米卡英语维权群里的家长反馈,大多家长都去公安报了案,也去法院提交了起诉书,但也有家长被私下告知,追回学费的几率不大。

法院已经受理了米卡英语欠费的案件,为何家长追回学费的几率还是不高?对此,北京市亚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焦春雷对《深网》解释,“家长对跑路教培机构的应对方案,主要以学员诉讼、仲裁的形式追究培训机构及管理层的民事责任,往往收到的效果甚微。这是因为即使家长拿到胜诉的判决或裁决,多数情况也由于培训机构无任何资产可供执行,最终将培训机构纳入被执行失信人名单,法定代表人被限制高消费后而终结执行,如此以来,学员还是无法追回已经预交的费用。

焦春雷介绍,申请破产清算的中小培训机构一般有三个特点,一是注册资金比较小,因为对于有限公司来说,注册资金是债务赔偿的底线,如果公司破产了,只需按照注册资金额赔付债务;二是法人或者CEO在申请破产时基本没有可以抵押的固定资产,如果在破产清算时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公司债务,剩余的债务将随公司破产完成后灭失;三是与学员签订的合同五花八门,其中隐匿了各种“霸王条款”。况且大部分培训机构的创始人或者高层都知道这里的套路和猫腻,在注册公司和运营时就开始注意规避相应的风险”。

在线教育公司“自顾不暇”

退费无望时,张丽还曾寄希望于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愿意接收米卡英语未消课的学员,截止目前,还没有在线教育公司放出愿意“接盘”的消息。

头部在线教育公司接管“爆雷”教培机构的学生早有先例。2019年9月韦博英语“倒闭”时,VIPKID承接了韦博在线业务“嗨英语”的部分学员,将其在韦博英语的剩余课程免费转换成相应价值的VIPDID课程。2020年底,优胜教育“爆雷”,高途课堂无偿接收了优胜教育旗下的部分学员,并赠送寒假和春季课程。

“从年初中纪委点名批评在线教育乱象和监管问题开始,在线教育公司就有些自顾不暇了,估计现在没精力想接管的事情”,林毅说。

事实上,早在2018年11月,教育部就明确了要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但在实施的过程中,由于各地政策对在线教育机构的监管语焉不详,所以在线教育公司一直处于“放松”的状态。例如2019年7月出台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要求,在线教育机构要完成ICP备案、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定级备案等,但备案内容只笼统规定要包含‘资金管理’方面的材料,并未明确是否需要建立预付费专门账户等细则。

但从2021年以来央视停播在线教育广告、头部在线教育公司被警告和处罚等迹象看来,在线教育也将迎来“强监管”时代。

2021年4月份以来,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高途课堂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都曾因虚假宣传、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及价格欺诈等原因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处以警告及50万或者250万罚款的行政处罚。

“对于行政处罚,公司已全面整改。但与罚款相比,对业务监管给公司带来的冲击比罚款带来的冲击要大的多。例如我们已经下架了六岁以前的线上课程”,某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员工于萌对《深网》表示。

头部在线教育公司下架六岁之前的学科课程有个大背景。2021年3月30日,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要求相关部门应根据有关线索,对接收学前儿童违规开展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严肃查处并列入黑名单,将黑名单信息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按有关规定实施联合惩戒。

据《深网》观察,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高途课堂已经下架了针对学前儿童的课程。此外,为了规避监管风险,多家少儿启蒙AI课机构,纷纷将“AI课”换为“启蒙”,以降低被界定为学科培训的风险。

2021年5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正式发布,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值得注意的是,《条例》将线下培训机构相关内容全部删除。“据说会针对线下教培机构单独发监管文件”,有业内人士表示。

显然,监管的“靴子”还未落地,教培机构的调整和洗牌还将继续。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中的张丽、刘云、张华、李睿等均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皇冠体育信誉网_官网推荐 » 教培机构大洗牌:每月关闭几百家,数千亿市值灰飞烟灭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