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亏三年、华为加持 科创板又一“芯”考生东芯股份上会

连亏三年,华为加持,科创板又一“芯”考生上会

来源: 财通社

科创板又迎来一位“芯”考生。

4月15日,东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芯股份)将首发上会,接受科创板上市委的审核。

东芯股份的股东大多有着实力雄厚的背景,控股股东为前江苏首富蒋学明。2020年5月,东芯股份获得了来自华为的入股,国家大基金也参股。

但从财务数据上看,东芯股份连续三年亏损,2020年盈利情况才稍有改善。其存货占比居高不下且面临叠加风险。此外,东芯股份研发投入占比逐年下降,目前已不足10%。供应商较集中,中芯国际为第一大供应商,占据了半壁江山。

实控人是前江苏首富

华为入股,国家大基金加持

东芯股份聚焦中小容量通用型存储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并提供NAND、NOR、DRAM等存储芯片完整解决方案,产品被广泛应用于通讯设备、安防监控、可穿戴设备、移动终端等终端产品。

翻开东芯股份的招股书,就能看到一份阵容强大的股东名单。

根据招股书(上会稿,下同),东芯股份的控股股东为东方恒信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恒信”),其直接持有东芯股份43.18%的股份;实际控制人蒋学明通过东方恒信、东芯科创控制公司49.96%的表决权,担任东芯股份的董事长。

据公开资料,蒋学明系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本世纪初的江苏首富,早年亦是资本市场的顶级大佬,此后先后参与了阳光油砂、*ST新民(现南极电商)等上市公司资本运作。

据了解,东芯半导体成立初衷主要是为了实现存储芯片的国产替代,蒋学明发现,国内对于存储芯片的设计技术基本处于空白,芯片行业的话语权基本都掌握在在美、日、韩三个国家,被韩国的三星和海力士所垄断。

为此,蒋学明买下了韩国芯片公司Fidelix,把该公司的一部分技术团队迁移到国内,以加速国产替代的进程。

Fidelix是一家上市公司,1997年在韩国KOSDAQ市场完成上市,2019年Fidelix净资产为1.67亿元,营业收入为3.9亿元,净利润为205.57万元。目前,东芯半导体持有其30.22%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此外,东芯股份还有一个闪亮的标签,那就是华为入股。

2017年以来,东芯股份共完成了4次增资和2次股权转让,引入多位机构投资者。在2020年5月的这一次增资中,哈勃投资认购1326.75万元、国开科创认购483.56万元、青浦投资认购193.42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成立于2019年的哈勃投资注册资本为17亿元,由华为投资控股全资持有。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聚源聚芯持股9.46%,为东芯股份的第二大股东,前者由国家大基金持股45%

连亏三年

研发占比逐年下降

业绩方面,2018年至2020年,东芯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0,997.55万元、51,360.88万元和78,430.79万元,营收看起来很不错。

然而,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3,040.02万元、-6,343.22万元和1,755.32万元,2018-2019年度出现较大幅度亏损,2020年公司盈利情况才得到一些改善。

根据此前的招股书申报稿披露的2017年数据,当年公司营收35,804.95 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3,242.93 万元。

也就是说,在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间,公司累计亏掉了约1.25亿元。

在此次募投项目中,东芯股份也计划拿出近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在总募投资金7.5亿元中占比高达39.22%。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东芯股份作为一家申报科创板的公司,研发投入占比却逐年下降,科技成色存疑。

2018年至2020年,东芯股份营收连续上升,研发费用却逐渐减少,研发费用占比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4%、9.44%、6.06%,连续三年不足10%。而在2017年,该数据还是17.80%。下降明显。

而和同行业公司相比,东芯股份的研发费用率,也是低于平均水平。

供应链单一

五成靠中芯国际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东芯半导体主要委托中芯国际、力积电等晶圆代工厂进行晶圆加工制造。中芯国际是东芯股份第一大供应商,采购比例高达40.31%、56.83%和46.94%,占到了半壁江山。

而在贸易环境尚未平稳的背景下,中芯国际多次惨遭针对,自己的股价也是起伏不定。假如出现最坏的情况,依赖中芯国际的东芯股份,能抗住这些风浪吗?

东芯股份在招股书中也表示,近年来,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升级,部分行业出现产业格局调整,其中集成电路产业成为受影响的重点领域。部分国家通过贸易保护手段,限制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进出口,对国内相关产业的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

未来如果贸易摩擦加剧,公司可能面临业务受限、供应商无法供货或者客户采购受到约束,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存货较多且面临跌价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其存货的账面价值为32,368.61万元、41,596.20万元及29,542.14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9.58%、58.95%、38.93%,占比较高。

东芯股份称,如果未来其客户需求、市场竞争格局发生变化,或其未能有效拓宽销售渠道,使得库存产品滞销,可能导致存货库龄变长、可变现净值降低。

报告期内,受市场行情整体下行影响,尤其在2019年,存储芯片价格降幅较大,报告期各期末形成存货跌价准备余额4,719.99万元、5,538.35万元、3,523.81万元。

此外,2018年至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9,773.15万元、14,697.30万元、8,954.73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9.16%、28.62%、11.42%,占比较大。

如果公司后续不能及时回收应收账款,则可能存在应收账款余额较大或形成坏账,将对公司未来业绩情况造成不利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皇冠体育信誉网_官网推荐 » 连亏三年、华为加持 科创板又一“芯”考生东芯股份上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